上海先进:回归业务本质 抓住市场机遇


2016-7-22 10:20:10

《上海国资》记者 金琳

 

 

  在全球市场景气指数减少,需求低迷的整体环境中,上海先进半导体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实现了连续第六年盈利。更为重要的是,这样一家代工明星企业利用20多年的集成电路制造经验,对接国内产业链布局,积极融入到国家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市场机遇中。
  上海先进半导体制造股份有限公司负责公司全面工作的党委书记副总裁周卫平对《上海国资》表示,最近几年,我们主动和国家电网、高速列车、新能源汽车、智能家电领域中的标杆企业合作,成为这些国家战略性产业链的策略联盟,为其提供功率器件的芯片,力图打破核心器件完全依赖海外市场的格局。

 

展现软实力
  周卫平说:“以国家为主导推动集成电路行业发展很有必要,但是作为一家走市场化道路的集成电路企业,我们只有把自己的优势和定位找准,才能获得资金青睐。这是先进半导体在过去两年发展的业务布局中所遵循的理念,也是各方股东所认同的战略发展方向。”先进半导体的股东方包括恩智浦有限公司(27.47%)、上海化学工业区(香港)有限公司(14.51%)、上海化学工业区投资实业有限公司(7.97%)、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11.69%)、上海贝岭股份有限公司(5.78%),以及公众(32.58%)。
  日前,这家规模不大的企业与中国中车建立战略产业联盟,为高铁定制“中国芯”。这个“中国芯”是指中国自主设计、制造、封装的6500V机车用IGBT(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芯片。高铁高达300公里的时速,靠的是将超高电流转化为强劲动力,其中最关键部件就是IGBT。IGBT如同人的心脏,它是机车动力之源,也被称为“高铁之心”。要在指甲大小的芯片上均匀加工处理5万个细如发丝的元胞,对原材料品质、温度、湿度等环境的精确控制近乎苛刻。简而言之,IGBT芯片技术在功率半导体器件技术中属于极难攻克的顶端。上海先进等联合研制的6500V IGBT已通过产品鉴定,标志着最核心的芯片制造工艺实现了国产化的尝试。
  周卫平告诉记者,上海先进产能不算很大,为什么高速列车、国家电网、新能源汽车骨干企业青睐我们?“它青睐的并不是我们的产能,而是我们的软实力。大家都明白这个时代不缺资本,我们要通过展现可持续发展能力,引发后一轮的大发展。”
  周卫平所说的以软实力融入到产业链可以追溯到本世纪初期,上海先进就以其优势,联盟加入了“第二代身份证”国产化的产业链之中。“2000年国务院颁布了第18号文件推动集成电路大发展。当时提出以政府采购的模式与华虹、先进、华大半导体、北大方正、大唐科技等几家公司一起研发推出第二代身份证。这就推动智能存储芯片的制造、应用、拓展构成了一个产业链。由此驱动一批集成电路设计、制造公司工艺日渐成熟。在这个过程中,一批国字号企业确立了其行业中的地位,并壮大成为今天的集成电路制造体系。”周卫平说,上海先进半导体就是要持续以自己独特的优势去匹配中国出现的市场机遇,“我们以在特定应用领域中专注特殊工艺,来与国内主流晶圆制造企业形成错位。”
  对中国高铁来说,作为其动力之源的IGBT不能国产化,一直是块心病。当上海先进这样的代工明星企业主动上门时,高铁制造企业自然很高兴,双方一拍即合。“我们就是要聚焦新能源汽车、智能电网、太阳能、轨道交通机车等国家战略产业的应用市场,虽然目前这些应用领域的功率器件主要依赖于国外少数企业,但这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战略产业不仅有巨大的市场需求,而且中国有着迫切的自主可控要求。这些市场未来会成倍壮大,又是发挥先进半导体20多年基础积累的绝佳机遇。”
  周卫平强调,市场机遇和资本机遇不能孤立起来。“要防止两种倾向。一种是不顾资本市场,埋头守着原先的业务模式,导致永远在产业链过程中处于被动的状态。但这种完全依赖国外订单的模式,遇到客户砍单,没有招架之力。”另一种倾向是只看到资本市场的轰轰烈烈,而不进行自己业务质量的提升。“这两种模式即只依赖持续投资或不变化业务模式对先进半导体都不适合,我们要同时关注两种机遇,并且要衔接好资本市场和业务之间辩证的关系。”


卡位成功
  值得关注的是,上海先进半导体已经连续6年盈利,现金积累达到5亿多元,财务状况达到历史最佳水平。周卫平介绍,对于集成电路行业来说,关键指标是荷载量,也就是产能利用率。“因为我们的成本中很大一块比例是固定成本,必须要分摊。荷载量高的话,分摊到每一个单体上就会被摊薄。”目前,公司的8英寸生产线荷载率提高到历史最高水平,6英寸生产线业务也在稳步提升。”
  这一成绩来之不易。特别是2002年,公司通过先前积累资金和银行贷款启动8英寸生产线。“由于投资巨大,企业一度出现现金枯竭的状态,现在完全走出了财务危机的状态。当时的产能也只有1万2千片左右,现在达到了2万片的产能。”据介绍,其2008年之后财务稳健上升,与这几年投资策略、业务策略和经营理念的变化密切相关。“2008年以后我们更加注重国内市场,2014年启动业务转型,并采取了谨慎的投资策略和加强成本管控,都有力促进了财务成长。”
  与此同时,上海先进半导体调整了销售部门和研发部门组织架构。为了配合市场定位、客户需求不断变化,业务模式转变,销售由区域型组织架构转变为客户导向型的组织架构,调整销售团队的绩效考核和激励模式,激发组织活力和员工自我驱动力。“销售部组织架构由大客户销售部、销售发展部及标准产品与业务合作部组成。”其研发部门组织架构调整包括由职能组织架构转变为项目导向的组织架构,推进国内市场开拓。“技术研发部下设四个分部,对应不同的应用市场。”
  周卫平表示,公司未来的发展大概是四个步骤,生产一代、研发一代、推进一代、规划一代。生产一代,今年我们已经开始批量生产比亚迪的新能源汽车芯片。研发一代,中车我们今年开始实验性地试产,明年小批量地生产,这是研发一代。第三,推进一代,上海先进与国网智研院,双方通过全力以赴地推进,希望在冬奥会智研院的样板项目上,推出上海先进生产的中国芯。第四,就是规划一代,上海汽车集团的新能源汽车和上海太阳能新能源用的芯片。“提升短期和战略性的业务质量,逐步发展成为中国第一的功率器件品牌。因为唯有业务提升才有资格谈资本市场吸引力。”

 

2016/07/18 总 第227

 

《上海国资》特别报道 .pdf

沪ICP备14039536号 @ASMC 2014-2025版权所有 法律声明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433号